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金多宝官方网 >
关于小品 相声
【发布时间:2019-09-06】 【作者:admin】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施: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,科菲安南他就是长成那样他现在是联合国秘书长,贝克汉姆长得再怎么风流倜傥他当不上英国首相,我都学了一个多月了。jpm相声泡泡

  施:前几天,我看了这个雷锋的故事后我是此起彼伏难以平静,我仿佛看到了雷锋那光辉的形象,于是乎我做出了一个将改变我这一生命运的决定jpm相声泡泡

  施:一语惊醒梦中人哪!熄灯后,我躺在床上就想哪!做什么呢!哎突然一股异臭传进我的鼻子,哎哎哎!jpm相声泡泡

  施:我决定就从小王这袜子开始做好事,我捏着鼻子,鼓起十二分的勇气把他袜子拎起来我给他洗,要说他这袜子可真够臭的,我洗了一遍,闻一闻,呃!再洗一遍,再闻一闻,呃!就这样一袋碧浪我用光了才洗干净jpm相声泡泡

  施:有主意了,大家的杯子都好久没晒了,我给他们都晒晒去,杀菌哪jpm相声泡泡

  施:于是乎我就都抱出去了,都弄好了,我这心情好咧,这做好事后心情他就是好,我就唱歌接过雷锋的抢,正唱着唱着,同志们都回来了jpm相声泡泡

  施:我这栽了,我痛定思痛,我检讨,可这学雷锋的伟大事业咱不能停止啊!哎哎哎!又有了jpm相声泡泡

  施:说什么呢我觉得雷锋同志说得对啊!人的生命是无限的不是,是有限的,不,那话怎么说来着?jpm相声泡泡

  秦:就这样你还学雷锋哪!人的生命是有限的,可为人民服务是无限的,我要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去!jpm相声泡泡

  施:对!跟我想的一样!我啊,要走出校门,投入到人民中间去学雷锋做好事!jpm相声泡泡

  施:前面有一个老大妈正站在马路边上呢!我这就跑过去二话没说就把她搀过了马路!jpm相声泡泡

  施:这好事又没做成!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须努力啊!公交车来了,我上车吧!这公交车上可是犯罪分子经常出现的场所,这可是机会啊!刚上车,哎哎哎!jpm相声泡泡

  施:我知道啊!这时候我想起了徐洪刚,我想起了董存瑞,我起了我姥姥,我想起了我表妹jpm相声泡泡

  施:我想起了祖国妈妈的嘱托,我想起了党的栽培,在人民最需要的时候,咱得挺身而出,见义勇为!jpm相声泡泡

  施:住手!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,这么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,你竟然做这么龌龊的事?jpm相声泡泡

  施:小伙子,年纪轻轻,脑子有毛病哪!我让我老公替我拿一下手机,你喊什么喊?jpm相声泡泡

  施:我当时恨不得有个地缝我钻进去,惭愧啊!赶紧坐下吧!刚过了不一会,上来一个老大妈,颤颤巍巍的jpm相声泡泡

  施:你说什么哪!说什么哪!老奶奶?我有那么老吗?不就才八十多嘛!叫我老奶奶?讨厌!jpm相声泡泡

  施:车不一会就到站了!到了玄武湖,这玄武湖真大啊!比咱们学校那个澡堂子大多了!jpm相声泡泡

  施:救死扶伤那可是为人本分!更何况咱现在正在学雷锋哪!我就往里面挤,挤不动,我就喊了jpm相声泡泡

  施:大家让一让,受伤的是我二叔!结果大家迅速让出一条小路来,还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jpm相声泡泡

  施:说时迟,那时快,我冲过去,把那女子赶紧从湖边抱了下来!jpm相声泡泡

  施:就在这时从旁边走过来一个彪形大汉,络腮胡,这圈里有句话,络腮胡,搞艺术!一看这就是搞艺术的,”你这人怎么回事?没见我们正拍照呢!jpm相声泡泡

  展开全部乙(先上场,念定场诗):大将生来胆气豪,腰横秋水雁翎刀。风吹鼍鼓山河动——(拍醒木)电闪旌旗日月高。学生×××上台鞠躬。今天哪,由我来给大家表演一段相声。这个相声呀,两个人说叫做对口,一个人说就为单口……

  甲:都不是。我那个门派,一提起来您就得觉得好像是“喀啦啦”一个响雷在耳朵边上炸开了!

  乙:(笑)等等等等……五芳斋?我问一句,您这个门派的“总部”是不是在浙江嘉兴?

  甲:哎,没错。我说是吧,一提我们的门派您就得觉得如雷贯耳。不过啊,您这个用词不太准确。江湖上的门派,不叫“总部”,得叫“总舵”。

  乙:还“总舵”哪?我没说“总店”就不错了!嘉兴五芳斋,江南一带谁不知道,粽子店!

  甲:什么叫刀枪剑戟,斧钺钩叉,鞭锏锤挝,镋棍槊棒,拐子流星,你把这十八般兵刃摆在我面前,我能把它们一样一样给——

  乙:是啊,我不接观众也得接。从张寿臣到马志明,全是这个包袱,大家都听会了。拳脚学过什么?“猫窜、狗闪,兔滚、鹰翻”?

  乙:(扶甲)行了行了行了行了,我知道这是欧阳锋的蛤蟆功了。您会的还真不少。学这么多,得几年才能出师啊?

  甲:然后呢,正式拜师,投在师父门下,一般是先练三年,然后可以出师,也可以换个师父再练三年。

  甲:我们兄弟练到一年半的时候呀,师父跟我们说,让我们干脆跟他一直练下去,这样五年就能出师,省一年。

  甲:我们兄弟一商量,就到了南京了,租了一个门市房,挂上牌子,“嘉兴五芳斋南京分舵”。

  甲:分舵!我们兄弟本来就是名门弟子,再加上出师后,师父也给江湖上的朋友写了推荐信,所以没几天就有人找上门来了。那天我们正在院子里练功,忽然听到有人击户。

  甲:我一开门,门口站着一位大汉,问到:“请问,此处可有五芳斋的蛋黄和火腿?”

  甲:来人说:“我是龙门镖局的,佟老掌柜有请二位,有事相商,这是请帖,车在外面。”

  甲:我跟哥哥一商量,就随他来到了龙门镖局。一下车,老掌柜带着很多人在那儿候着呢,抱拳拱手:“二位壮士驾到,未曾远迎,当面恕罪。”

  甲: 咳,倒是有点功夫。说完话这么一矮身儿,使了一个“旱地拔葱”,噌!上去了。

  甲: 梯子搬来立好,我说:“行了行了,不麻烦几位,自己来。哥哥,别愣着,上!”我们兄弟顺着梯子全爬上去了。

  甲:到上边我一瞧啊,嗬!大排筵宴,有蒸羊羔、蒸熊掌、蒸鹿尾儿、烧花鸭、烧雏鸡、烧子鹅……

  甲: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老掌柜说:“请二位壮士非为别事,今有东路镖、南路镖、西路镖都有人敢保,惟有这北路镖贼人太多太广,不知二位可愿意去呀?”

  甲:下楼,老掌柜站起身走到平台边儿上,他使了一个“燕子三抄水”,轻如落叶,下去了。落地倒是连点儿声音也没有。

  甲:加体重了,这怎么练哪?我说:“伙计,带我们兄弟上厕所。哪儿?啊?楼底下?你带路。”我们兄弟跟着伙计打楼梯下来了。

  甲(拿扇子摆枪架):七尺为枪,齐眉为棍,大枪一丈零八寸。我哥哥要扎一趟六合枪。

  甲:我哥哥刚要扎六合枪,我说:“哥哥,你这感冒刚好,注意可别重复喽。”我哥哥听完点了点头:“言之有理。”把枪放回原位,往那儿一站,那真是气不涌出,面不更色。

  甲:刀交左手,怀中抱月,我来个“夜战八方藏刀式”。 我这儿刚要练刀,忽然间来了块黑云彩,嘎啦啦一个响雷,“唰——”下起雨来了。嗬!我这高兴。

  甲:就看我这口刀,那是上下翻飞,净见刀不见人,刀都淋湿了,我身上连个雨点儿都没有。

  甲:看着是南瓜,里边已经掏空了,填的是金银财宝,为了遮人耳目——这叫暗镖。

  甲:我们兄弟押着这镖车,从回龙桥过长江,走红太阳、泰山新村、桃园、火炬路、邻里中心、科苑宾馆……

  甲:天擦黑的时候可就到了龙王山下。我对哥哥说,这里地形险恶,不可久留,咱们赶快通过。到了山那边,再到同福客栈打尖住店。

  甲:你不知道了吧,这同福客栈已经收购了悦来客栈、龙门客栈成为江湖第一大连锁旅馆集团,全国各地都有分号。这江北分号的掌柜就是关中大侠吕轻侯。

  甲:再说了,我们押的是龙门镖局佟老掌柜的镖车,老掌柜给了我们VIP钻石白金卡,住同福客栈打六折!

  甲:我哥哥点头称是。于是我们继续前行。虽说是山路崎岖,所幸有朦胧的夜色。

  甲:走到半夜,过一道黄沙岗,前边儿一片密松林。这时候就听“柔——啪!”一声箭响,呛啷啷啷一棒铜锣响娇脆,哎呀!

  甲:“呔!此山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。要打此路过,留下买路财。胆敢说不字,一棍一个,管杀不管埋!”

  乙:好样的——不不不,不像话!那叫抱着牛骑着扁……嗨!我这也错了。骑着牛抱着扁担。

  乙:你投降啦,你说的,还“我放下武器,你饶我不死”这像话吗这个?像话吗?

  甲:我呀,把扁担一横,来个“力托千斤闸” (拿扇子摆架),迎他的铁棍,就听“咔嚓”一声。

  甲:左手刀磕开贼的铁棍儿,右手刀使了个“海底捞月”,就听“咔嚓声,红光迸溅,鲜血直流,斗大的脑袋掉在地下叽哩咕噜乱滚!

  同志,你们这个负责人在哪儿呢?不是,我跟他洽谈点儿业务。不是,你不知道。我跟大伙说得了。

  同志们呐,我们是那个宇宙卷烟厂的。我们想为你们这个联欢会提供点儿赞助产品。说是这个,宇宙牌儿的香烟。您哪位抽哇?哪位抽烟呐?抽吗?哪位抽啊?您品尝品尝。哪位抽啊?哪位抽烟?我们这个宇宙牌香烟哪,不管从哪方面来说,已经跨入全国先进行列了。用句形容词来说吧,那就是厂小志气大,山窝里飞出了金凤凰。说我们这个产品为啥受到广大用户的欢迎呢?他主要我们这个是产价廉物美啊。这可不是老王卖瓜,自卖自夸呀,就我们这个产品,现在已经行销全国好多个大城市,括弧:包括台湾。我们还准备冲出亚洲,打入国际市场咧!我们这个宇宙香烟准备卖给美国、日本、英国、苏联;印度、瑞典、丹麦、缅甸;瑞士、挪威、英国、芬兰;尼泊尔,南斯拉夫、阿富汗、匈牙利、保加利亚、荷兰;埃及、也门、叙利亚、斯里兰卡、阿尔及利亚;摩洛哥、苏丹、几内亚、肯尼亚、索马里、乌干达;坦桑尼亚、赞比亚、毛里塔尼亚、科威特、尼日利亚;圣马力诺、澳大利亚,墨西哥、阿根廷、马耳他、毛里求斯、圭亚那;卢森堡、牙买加、黎巴嫩、卢旺达;法兰西、加拿大…… 。地图上有的我们全卖。人家买不买就是另外的问题儿咧。

  哪位抽烟呐?哎呀,我们这个宇宙香烟呐,同志们呐,为啥受到广大用户的欢迎呢?主要的啊,是我们抓得好啊。我们有个口号,叫做用户第一、质量第一、销售量第一!怎么保住我们的销售量呢?我们就是经常换换牌子。三天两头地换咧!原来我们生产的这个叫“蜣螂虫牌”。虽然这个牌子不够响亮,可是它乡土气息很浓啊!后来我们一翻字典才知道,敢情蜣螂虫是屎壳郎呐!滚粪球儿的呀!您想这牌子能不臭了吗?臭就臭了吧,我们马上就换牌子。我们换成“蟠桃牌”的。那意思,抽我蟠桃香烟一包,可以使你长生不老哩。后来人家烟民给我们编了个顺口溜:“蟠桃,蟠桃,不使劲儿嘬它不着。这个牌子又臭咧!臭了我们还换。我们换成“美女”牌的了。美女的,就在香烟盒上画一个大姑娘,窈窕淑女,五官俊秀,衣着华丽,左手挎着个小皮包,右手夹着一根烟。这叫窈窕淑女赛天仙,不爱红装爱香烟。

  这个烟名也是众口难调哇,结果这个牌子也臭咧。但是我们相信宇宙牌会保持她的青春。咋回事呢?这个牌子响亮啊:宇宙,宇宙,香烟的新秀!我们用宇宙香烟打开我们的新纪元,开创我们的新局面!

  我们跟你说吧,我们这个宇宙香烟呐,[2019-09-06]以环保为题的手抄报采取第二个措施:扩大销售量。就是为宇宙香烟大造舆论咧!做广告哇,甭管你是地铁车站,还是什么繁华街道,墙壁橱窗啊,到处都有我们宇宙香烟的广告!使宇宙香烟宣传得家喻户晓、妇孺皆知,老少咸宜、人人必备!宇宙香烟打入您的生活,成为您生活三大要素之首!你不抽我这宇宙香烟,你就没有幸福美满的家庭!你不抽我宇宙香烟,你年轻人你就搞不上对象!你不抽我的宇宙香烟,你学生你考不上大学!没有宇宙香烟,在座的各位都过不好年。我们宇宙香烟,历史悠久,经验丰富,设备完善,技术一流,请您记住电报挂号:一推六二五;电话:不管三七二十一。

  别鼓掌咧,这烟全灭咧。(咋不着了)。不着咧,这屋子倒是挺漂亮地,就是有点返潮。你说不潮,你说不潮,我这脑门子上咋有水呢?你说这个打火机,他们也不顾质量。火苗子滕滕的就是点不着一根烟呐!同志们哪,我们还有措施呢,我们最近准备生产WC系列产品咧。啥叫系列产品呢?我也莫搞清楚。反正这是时髦的词,我们和火柴一样了,生产一套一套地咧。有书法的,有风景的,有人物的,设计地非常巧、印刷非常精美,栩栩如生。这对收藏爱好者具有吸引力呀。咋回事呢?你想收藏我一套图案,就是八仙过海一套,你最少买我八盒香烟;金绫十二钗你买我十二盒;足行三十六景买我三十六盒;一百零八单将地买我一百零八盒;五百罗汉买我五百盒;我那还有百万雄师下江南呢!

  同志们那我们还准备采取有奖销售的办法咧!咋叫有奖销售呢?你存我一套图案你可以上我厂领取20寸彩色电视机一台。千载难逢,机会难得呀!请您从速购买。电视机我们是发完了为止。那位问你们厂准备多少台电视机呀?给您说实话吧,我预计今明两年呀还不会领走咧!咋回事呢?我每套都少印三张。

  甲:都不是。我那个门派,一提起来您就得觉得好像是“喀啦啦”一个响雷在耳朵边上炸开了!

  乙:(笑)等等等等……五芳斋?我问一句,您这个门派的“总部”是不是在浙江嘉兴?

  甲:哎,没错。我说是吧,一提我们的门派您就得觉得如雷贯耳。不过啊,kj02开奖现场,您这个用词不太准确。江湖上的门派,不叫“总部”,得叫“总舵”。

  乙:还“总舵”哪?我没说“总店”就不错了!嘉兴五芳斋,江南一带谁不知道,粽子店!

  甲:什么叫刀枪剑戟,斧钺钩叉,鞭锏锤挝,镋棍槊棒,拐子流星,你把这十八般兵刃摆在我面前,我能把它们一样一样给——

  乙:是啊,我不接观众也得接。从张寿臣到马志明,全是这个包袱,大家都听会了。拳脚学过什么?“猫窜、狗闪,兔滚、鹰翻”?

  乙:(扶甲)行了行了行了行了,我知道这是欧阳锋的蛤蟆功了。您会的还真不少。学这么多,得几年才能出师啊?

  甲:然后呢,正式拜师,投在师父门下,一般是先练三年,然后可以出师,也可以换个师父再练三年。

  甲:我们兄弟练到一年半的时候呀,师父跟我们说,让我们干脆跟他一直练下去,这样五年就能出师,省一年。

  甲:我们兄弟一商量,就到了南京了,租了一个门市房,挂上牌子,“嘉兴五芳斋南京分舵”。

  甲:分舵!我们兄弟本来就是名门弟子,再加上出师后,师父也给江湖上的朋友写了推荐信,所以没几天就有人找上门来了。那天我们正在院子里练功,忽然听到有人击户。

  甲:我一开门,门口站着一位大汉,问到:“请问,此处可有五芳斋的蛋黄和火腿?”

  甲:来人说:“我是龙门镖局的,佟老掌柜有请二位,有事相商,这是请帖,车在外面。”

  甲:我跟哥哥一商量,就随他来到了龙门镖局。一下车,老掌柜带着很多人在那儿候着呢,抱拳拱手:“二位壮士驾到,未曾远迎,当面恕罪。”

  甲: 咳,倒是有点功夫。说完话这么一矮身儿,使了一个“旱地拔葱”,噌!上去了。

  甲: 梯子搬来立好,我说:“行了行了,不麻烦几位,自己来。哥哥,别愣着,上!”我们兄弟顺着梯子全爬上去了。

  甲:到上边我一瞧啊,嗬!大排筵宴,有蒸羊羔、蒸熊掌、蒸鹿尾儿、烧花鸭、烧雏鸡、烧子鹅……

  甲: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老掌柜说:“请二位壮士非为别事,今有东路镖、南路镖、西路镖都有人敢保,惟有这北路镖贼人太多太广,不知二位可愿意去呀?”

  甲:下楼,老掌柜站起身走到平台边儿上,他使了一个“燕子三抄水”,轻如落叶,下去了。落地倒是连点儿声音也没有。

  甲:加体重了,这怎么练哪?我说:“伙计,带我们兄弟上厕所。哪儿?啊?楼底下?你带路。”我们兄弟跟着伙计打楼梯下来了。

  甲(拿扇子摆枪架):七尺为枪,齐眉为棍,大枪一丈零八寸。我哥哥要扎一趟六合枪。

  甲:我哥哥刚要扎六合枪,我说:“哥哥,你这感冒刚好,注意可别重复喽。”我哥哥听完点了点头:“言之有理。”把枪放回原位,往那儿一站,那真是气不涌出,面不更色。

  甲:刀交左手,怀中抱月,我来个“夜战八方藏刀式”。 我这儿刚要练刀,忽然间来了块黑云彩,嘎啦啦一个响雷,“唰——”下起雨来了。嗬!我这高兴。

  甲:就看我这口刀,那是上下翻飞,净见刀不见人,刀都淋湿了,我身上连个雨点儿都没有。

  甲:看着是南瓜,里边已经掏空了,填的是金银财宝,为了遮人耳目——这叫暗镖。

  甲:我们兄弟押着这镖车,从回龙桥过长江,走红太阳、泰山新村、桃园、火炬路、邻里中心、科苑宾馆……

  甲:天擦黑的时候可就到了龙王山下。我对哥哥说,这里地形险恶,不可久留,咱们赶快通过。到了山那边,再到同福客栈打尖住店。

  甲:你不知道了吧,这同福客栈已经收购了悦来客栈、龙门客栈成为江湖第一大连锁旅馆集团,全国各地都有分号。这江北分号的掌柜就是关中大侠吕轻侯。

  甲:再说了,我们押的是龙门镖局佟老掌柜的镖车,老掌柜给了我们VIP钻石白金卡,住同福客栈打六折!

  甲:我哥哥点头称是。于是我们继续前行。虽说是山路崎岖,所幸有朦胧的夜色。

  甲:走到半夜,过一道黄沙岗,前边儿一片密松林。这时候就听“柔——啪!”一声箭响,呛啷啷啷一棒铜锣响娇脆,哎呀!

  甲:“呔!此山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。要打此路过,留下买路财。胆敢说不字,一棍一个,管杀不管埋!”

  乙:好样的——不不不,不像话!那叫抱着牛骑着扁……嗨!我这也错了。骑着牛抱着扁担。

  乙:你投降啦,你说的,还“我放下武器,你饶我不死”这像话吗这个?像话吗?

  甲:我呀,把扁担一横,来个“力托千斤闸” (拿扇子摆架),迎他的铁棍,就听“咔嚓”一声。

  甲:左手刀磕开贼的铁棍儿,右手刀使了个“海底捞月”,就听“咔嚓声,红光迸溅,鲜血直流,斗大的脑袋掉在地下叽哩咕噜乱滚!

  甲:白发三千丈,为什么这么长?夕阳无限好,看不见多点儿亮!我是篡改唐诗宋词第一高手!

  甲:所以说嘛!谁都会有老的那天,我们不能因为我们还没老,就不去想老人的难处!

  甲:那天我听见三位老人在聊天。80岁的老人说道:“每次小便我都要站在那里二十多分钟,也就滴下几滴。没办法,我只好一趟又一趟地往厕所跑。我最希望我能够小便通畅。”85岁的老人说道:“我总是便秘,吃过各种泻药也无济于事。我最希望我能大便通畅。”这时,90岁的老人开口道:“我没有你们俩的问题,每天早晨6点我准时小便,6点半准时大便。我最希望的是我能够7点以前醒来。”

  甲:你说老人多不容易,为国家、为社会、为家庭、为儿女贡献了一辈子,到老了,是耳也聋了、眼也花了,腿脚也不好使了,撒泡尿都得一小时了,这个时候就更需要我们的照顾和尊敬!

  甲:还有一次他坐火车,身边正好一个空座,这时有一个老大爷看到了,就问他:“小伙子,这座儿有人吗?”

  甲:他一寻思,你说一个老头子坐自己身边,多影响自己的旅途心情啊!于是就跟那老头说:“有人!”那老头没办法啊,就只能在旁边站着。正在这时候,又走过来一个妙龄女郎……

  甲:所以说嘛!那个女孩子走到他身边,问他:“大哥,你这旁边有人吗?”他立马就拿袖子把那空座擦了又擦,“没人!没人!您坐!您坐!”

  甲:那老大爷看不顺眼了,问他:“你不说这座儿有人吗?”他还理直气壮:“是啊,有人!这不是来了吗?”那老大爷又问:“那这姑娘是你啥人啊?”他还真不客气:“她…她是我媳妇儿!”只见那老大爷“啪”地就甩给他一个大嘴巴!

  甲:合着这老人要想别人给让个座,还得先有一漂亮女儿?你说给老人让个座真的就这么难吗?

  甲:孟子有句话,叫做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,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?

  甲:那我告诉你,你学着点儿:就是捞完我碗里能捞的,再捞别人碗里的;吃完我的那份肉,再吃别人的肉。

  甲:开句玩笑,就是说我们对待别的老人和孩子,要像对待自己家的老人和孩子那样!

  甲:咱还是说这公交车,那天我在车站等车,也不知道怎么了,那天半天也没来一辆车,估计是前面堵车了。好容易等来了一辆,车站的人哪,忽地一下就把车门给堵上了,那个挤啊,能把胖子挤成肉饼,瘦子挤成骨粉!

  甲:就是啊!关键是等车的还有不少老人呢!也没有人让。只听见一个老太太直喊:“别挤了,我的假牙都给挤掉了!”

  甲:谁说不是呢!我也劝那老太太,反正都掉地下弄脏了,捡起来也不能用了。可老太太不干:“扔了多可惜啊!捡起来栓上个小棍儿,还能当痒痒挠儿呢!”

  甲:等人都上光了,我帮这老太太把假牙捡起来了。不过这痒痒挠儿是做不成了。

  甲:都给踩散架了!不过老太太一看反而乐了:“散架了正好,回家我找根线,还能穿一串珍珠项链!”

  甲:不但一些乘客不懂得尊敬老人,一些公交车的司机和售票员也不尊敬老人,甚至还烦老人坐车。

  甲:老人坐车不用花钱啊,政府为了照顾老人,都给他们发了老年证,拿着这个证坐车、上公园都不用花钱。

  甲:可是一些司乘人员却不情愿,一看见有拿老年证上车的老人,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!

  甲:你想啊,一般老年人行动不方便,有时候证件掏得慢了点儿,司机就不乐意:“你这放慢镜头呢?赶2008奥运会前你这证能掏出来不?”

  甲:还有更损的呢!老人上车了,司机还在那儿甩闲话:“你说你这么大岁数了,还出来干吗?出来就出来吧,你说就这么几步道,还坐车干吗?走走多好,还锻炼身体了!”

  甲:可说是呢!还有的司机更缺德,眼瞅着有老人要上车,他一溜烟就先把车开走了。

  甲:那天我就看见一个老人赶着上车,眼看就要赶上了,司机噌地一下就把车给开走了!不过很快又把车给倒回来了!

  甲:他爸爸上车就给那个司机一嘴巴:“好小子!为了一块钱连你爸爸都不认了!”

  甲:你说这公交公司也是的,你说是不是老人,有时候咱一眼就能看出来,可它偏偏规定,没有老年证,你就是头发全白了,也不能免费乘车。

  甲:你要说是制度,可有的人上车,只要说一声:“公司的!”咋就啥证也不用掏了呢?

  甲:不像话!而且有的空调车想的招更绝,老人上车还得把老年证在那车前的摄像头前照一下。那天我看见一位老大爷上了空调车,老人头发全白了,背也驼了,满脑门子皱纹,可能是因为岁数大了,掏了半天也没能掏出老年证来,司机就非要他掏钱买票,要不就要把他撵下去,后来老大爷急了:“实在不行,我拿我这张老脸在你那儿照一下行不?”

  甲:合着有老年证的就是老人?没有老年证的就不是老人了?还有的公交公司的规定更可气:本地的老年证好使,外地的老年证就不好使,难道本地的老人是老人?外地的老人就不是老人了?你说这是照顾老人呢?还是照顾老年证呢?

  甲:据说上帝在天上听说现在很多年轻人都不懂得尊敬老人,于是决定下界考察一下。

  甲:上帝把自己变成一个老头,来到一个汽车站,跟大伙一起挤车,下基层体验群众生活,年底作总结的时候,这也是一项工作内容。

  甲:车来了,人这个挤啊!上帝好容易才挤了上去,上车一闻,嗬!一个个胳肢窝都挤成孜然味的了。

  甲:就是说人多。上帝寻思,我得找一个座啊?他往左边靠窗的那排座挤过去,一看,坐一溜几乎全是年轻人。

  甲:上帝一看这个气啊!好,你们不是爱扭脖子吗?上帝一施法术,从此,这批人的脖子再也正不回来了。

  甲:你以后要是在大街上看到这样(脖子向左扭)或这样(脖子向右扭)的,那都是这车上没让座的。

  甲:上帝一看这个高兴啊!跟那个人说:“我跟你说,其实我是上帝。你这个人心好,给我让座。这样吧,你有什么愿望没有?说出来,我可以帮你实现。”

  乙:那可得好好想想,上帝可不是每天遛弯儿都能碰上的,过这村可就没这店了。

  甲:只见那个中年人愁眉苦脸地说:“那您能把我的痔疮给治好吗?我坐着实在是太难受了!跟针扎似的。”

  甲:其实这都是讲笑话。不过话说回来,尊老敬老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我们不能抛弃。最后给大家唱一段太平歌词,如果大家能够从中受到些启发,那我也算没有白说。

天机报| 聚宝盆心水论坛| 高手论坛| 必中一肖图| 特肖王中王| 现场开奖结果| 红姐心水论坛| 雷锋报| 波肖门尾图库| 大富豪论坛| 一肖中特| 开奖记录| 香港红太阳论坛| 香港一品堂| 港京图库|